鲁能夺冠睡女球迷是一种心理学上的

《收入、储蓄和消费者行为理论》《经济周期与经济增长》《货币与信用:冲击与控制》《美国经济计量模型入门》(合著)《70年代的资本需要》(合著)《货币、银行和经济》(合著)等。

他以一整个生命期限作为分析基础,认为资本应该区分为人类永恒的资本与非人资本。人类资本指的是将当下的财富折抵到未来投资的资本。黑人(或农家)的人类资本较低,未来的风险较大,因而会召致一种谨慎的态度来面对未的的期待,所以现下的消费与现下的储蓄是与期待未来的收入相关,而与现下的收入无关。(这就是为什么农家储蓄比率比受薪家庭高的原因,因为农家的获利是不确定的,因此他必须把消费与储蓄的考量放长到整个生涯)。

青年时期就学于密执安大学哈佛大学,曾先后获得文学学士、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1946年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讲师,从1948年开始在哈佛大学任教。历任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并于1972至1977年任哈佛大学经济系主任。

但是这个假定也是依文化而有不同,如一个小故事中,妻子要求行为放浪的丈夫担负起家庭费用的责任,他也照作了,但是她还是气丈夫没有爱心,那是因为她认为爱心是先存的范畴,而丈夫则认为爱心是心有余力才应该去作的事(剩余)。

他和韦伯一样,分开了来世与此世,现在与未来。另一个经济学家Milton Friedman认为储蓄无关道不德,而是理性,而不是文化压力。但其实在人类学的许多研究中,许多文化都抑制竞争的。这个分类可以用来反驳自由主义宣称的,当个人自由主义兴起的,自由竞争就是人类社会的本质,但其实不是,而是每个个人更深深地陷入Grid式的分类,当个人试图要脱离Grid控制时,他就是凭运气,冒着耻辱的危险在找寻荣耀。个人主义的社会环境里,创造出财富与权力的不平等,而非具有分配正义效果般的平等主义。Freidman认为,储蓄是未来的提供,而不是剩余。詹姆斯·杜森贝里(James Stemble Duesenberry,1918—2009)美国著名经济学家。他认为,消费者的理性目标就是在均衡整个生涯,因此他假如他计算得当,他的存款将会提供他从退休到死亡,假如他低估了他的生命期待,那么他不是留下太多的遗产,就是贫困到死。社会环境的分类,对人的储蓄行为具有极大的影响,而具适用与过去与现在。和韦伯一样,他也认为储蓄是为了未来,而文化决定了消费额度占总收入的多寡时,消费是社会进行竞争的一种方式,而经过竞争,且多余下来的收入才放到储蓄里。以个人主义心理学为缺省的经济学具有两个假设前提:消费是为了当下的竞争,储蓄则是为了未来的剩余。

但一位经济学家Duesenberry则反对这种以凯因斯式的,以心理学为假设出发的观点。他以社会文化因素取代心理学假设,鲁能夺冠睡女球迷是一种心理学上的杜森贝里认为在个人所属母群体下,他的消费者位罝是相对的。所以,处在文化限制下的收入是会被完全消费的,只有收入超过文化的定义时,储蓄行为才会发生。他以同收入的黑人和白人为例,发现黑人的储蓄/收入比远比同收入的白人为高。他认为这是因此美国黑人的文化并不需要太多文化上的义务,因此比照白人等许多文化限制下时(中产阶级的消费观、必需要度假等),相对的黑人的储蓄会较高。

凯因斯认为存在着一种规则:储蓄的增加是因为收入增加。他认为,真正导致储蓄增加的,是一种心理学上的法则,是因此消费是固定的,因此收入增加必然会导向储蓄的增加。但是这对人类学来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假设储蓄是社会决定的,而不太可能因收入而改变,不同社会价值下,消费与储蓄所占收入比例的诠释也会大有不同,高储蓄额可能会被说成节约或具有先见之明,但在另一个地方则被认为是一种痛苦。韦伯分析中强调的时代精神作为分析时的一个独立解释的力量,然而这是一个错误。因为精神如果不被人所信服与效忠,它就没有力量。例如在宗教改革前的英法百年战争中,奢华贵族的行为并非为了来世的信仰,而是把他的过度消费投资到理性计算下的一种炫耀性的忠诚(conspicuous loyalty)。他是为了此世,而非来世。贵族并没有一般平民商人那样自由的选择,他们必须不断地对国王宣誓效忠,任何心有二致的贵族都会被没收土地,而他们所受封的封建权力则是他们良心的代价。所有的贵族都会与其他的贵族竞争谁对教会比较慷慨。他们的后裔卖掉土地以实现他们的承诺。而买下他们土地的,却都是当时的僧侣、修士团体所购买的。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